關於美牛案其他資料請參見:美國牛肉公投第二階段連署相關資料

 

 


 

 

美牛肉進口政策與普立昂變性蛋白質危害風險之省思 

本文為答覆主婦聯盟之採訪內容,已刊登於主婦聯盟會訊12236期,本文已略加補充改寫。

1、提供談美牛進口政策中,政府角色及其對待人民權益的想法        

 亞洲國家除日本之外,包括台灣與韓國,對應美國而言都是相對科學弱勢國家,因而在做美牛肉進口這種需高度科學證據的談判居於非常不利的地位。因為我們提不出本土的科學證據,只好引用美國農業部提供的數值或文獻,他們避談更多不利於他們的文獻,根本就是不平等的談判。 

    此次談判之前,台灣可以做的所謂科學證據,只能來自於為因應牛肉進口的專家諮詢委員會與急就章的委託計畫風險評估。我們欠缺常態性的處理牛肉與普立昂蛋白質的專責研究單位或整合型計畫,做為後盾。        

 衛生署20031224 禁止美國牛肉進口,後來美國就希望向我們申請恢復該國牛肉再度進口,找到國內在BSEBSE有關領域稍為有關聯的專家,解答一些困惑,提供一些科學上的證據與科學上的評估。這個委員會的委員分別來自不同的領域,有神經內科、獸醫、農委會的專家、還有其他不同領域,希望能夠透過不同的角度來看這樣的事件,也提供科學上的知識給衛生署,而實際上的結論是行政單位總結,由行政機關來考量。

    另外由於專家難找,根本沒有考慮行政與研究倫理最最重要的利益衝突的迴避(conflict of interest)與揭露(disclosure)的程序正義。表達意見與做風險評估的人,他們的計畫或專任職位的聘任都在衛生署手上,甚至於風險評估報告可以做為在國衛院研究員是否續聘評估的積效點數。會中我曾提出程序正義的問題,好像沒人聽得懂或不理會。        

 還有另一問題是,除了神經科醫師十幾年來一直關注人的庫賈氏病建立通報系統與研究,農委會一直在抽驗牛隻的腦檢查狂牛病的監測外,沒有其他基礎研究的專家,沒有人有能力提得出像日本一樣具說服性的科學證據。政府派到國外訓練回來的prion研究學者,一直無法提供像樣的設備與實驗室供他們應用,人才逐一放棄轉投其他領域或再到國外去了。

    國科會規定prion的研究需在P3專用實驗室進行,問題是台灣有很多P3實驗室,但是一間prion專用的P3實驗室都沒有,何來本土的科學證據?官員在電視上公然說謊,說台灣有Prion專用的P3實驗室,還可以檢測美國牛肉內的prion,其實是農委會家畜研究所李組長在美國受BSE訓練回國,為了監測抽驗牛隻的腦做切片,從腦切片檢查台灣有否狂牛病,而爭取到把原有的P2實驗室改為P2 plus (P2實驗室外加),這個實驗室還是無法定性或定量肉內之prion

    也感謝李組長平常願意把P2 plus 實驗室借給我們做人類庫賈氏病的實驗室檢查之用。我們每個月都要借用這個實驗室,怎麼會不知道台灣有沒有prion專用的P3實驗室?     

  因而在專家會議,所有疑問提出時,美國農業部答覆,我們只能用文獻數據去爭取。但是專家意見提出後,政府表明行政上的事情則由行政機關來考量。當疑問提出,不得已安排美國本土訪查時,更多的問題被質疑,最後還是會接受美國農業部以書面答覆結案,沒有更積極的追蹤。曾有研究探討台灣政府對美國牛肉重新進口政策決定過程之歷史回顧、社會及公眾對決策之認知與反應,並進一步探討新興工業化國家,風險評估與決策模模式,結論這些科學弱勢國家都是引用此種專家座談,政府依政策決策的模式,有良心的學者當然不願背書而辭去委員。        

 最嚴重的是台灣目前仍沒有新型庫賈氏症與牛海綿樣腦症風險評估的專家,又如何做好美國帶骨牛肉進口的風險評估?衛生署委託他們在國衛院所聘的毒理流病專家做風險評估,無牛隻或新型海綿樣腦症等疾病之經驗,台灣未實際培養此方面人才,才會請毒理專家權充,做文獻回顧式的報告。而且只做食用美牛引起新型庫賈氏病的風險,沒有做引起牛隻狂牛病、污染環境、進入食物鏈、透過輸血致病、等之風險。才會有前署長(葉金川) 說比被雷打到兩次還低,AIT的比摩托車車禍死亡低,總統的比吸煙致癌還低,這樣的比喻非常不恰當,因為引發新型庫賈氏症的風險與上述事件風險並不同,它們事件或毒物曝露一過,就消失了但引發重症的普利昂蛋白,一旦進入台灣,就在地生根,並造成長久性的傷害。而且因果關係也比上述其他事件引起的不幸明確多了。        

 雖然發生率不高,由於必然致死亡的結果,就風險管理而言,美牛肉進口特別是內臟與腦脊髓仍屬高風險或極高風險。風險評估的資料來源不得不取自於美國政府提供的,則應聲明此方面評估低估的責任在他們,而非替他們設想去擴大風險值來做評估。衛生單位在簽署同意疫區進口牛時,必須在風險評估報告增列美國農業部「不實資料」協定,若發現進口國於當初所提供評估用之資料、屠宰證明等有不實的情況時,我方除有權即刻停止該國牛肉進口並應對造成之傷害負責。

2、人民對自己權益得爭取該有的態度        

 做為蛋白質營養供應來源美國牛肉並非必需品,也非不能取代的,沒有牛肉還有營養更豐富的雞肉與豬肉。既使是喜好牛肉,沒有美國牛肉,還有本土牛肉、紐澳牛肉。所以國人還有更安全的選擇,沒必要甘冒這種風險。更不應自己口慾的享受,讓我們的環境、食物鏈與所有其他國人或我們的子孫來承受這種狂牛病變異蛋白質的風險。特別高風險的美國牛內臟、絞肉與腦脊髓神經不要食用,更應積極反對它們的進口,宰殺牛隻時更應要求去除,這點不能再讓步。        

 韓國去年以抵制美牛肉為全國國民社會運動!因為狂牛症的變性蛋白進入國境,就是長期潛伏威脅,威脅的持續性是通常風險評估沒考慮的。狂牛症病牛身上或受污染的變性蛋白質散播開來,引起狂牛症的流行,經由牛肉境外輸出,引起國際注目。牛隻海綿樣腦症診斷流程開始有國際性共識,作為確定狂牛症之標準準則。普立昂變性蛋白質可以存在於人類或其他動物身上,更會存在環境內進入食物鍊,危害全民,有人誤以它不存在於牛肉上,諾貝爾醫學獎得主Stanley Prusiner則證明有,歐美的相關研究也相續証實,而且檢驗的方法已開發出來,只是美國農業部不採用,而被日本與歐洲國家及Prusiner所詬病。如果可以接受肉品事前檢驗,就不必單靠風險評估。這是民眾可以要求,幫忙爭取的。           

 美國牛肉風險溝通平台,應由正反兩方代表組成民間機構,委託他們來做。唯有離開官方與其委員會色彩,這樣的平台才能取信於民,消基會與主婦聯盟公信中立團體應積極爭取參與溝通平台。食品衛生處委員會專家發表,官方結論的平台模式是可以再改善的。        

 台灣社會應該要求政府投入更多的人力與資源培養普立昂變性蛋白質與其相關疾病的專業人才,與相關設備。將來在美國帶骨牛肉、食品與生物製劑出口輸出的談判,可以提供本土科學證據增加談判籌碼。  

3、進口美國牛肉對健康的可能危害        

 普利昂變性蛋白質可在多種動物引起腦的海綿樣空洞病變,由於物種屏障,只有狂牛症的變性蛋白會引起新型庫賈氏病,成為人畜共通疾病。英國的騷羊症1985年被證明傳播給牛,隨後貓、動物園的猴子與猩猩亦被發現罹患普利昂腦病。狂牛症病牛身上或受污染的變性蛋白質散播開來,引起狂牛症的流行,經由牛肉境外輸出,引起國際注目,這樣的故事不希望在台灣重演。

    政府一再拿出狂牛病與新型庫賈氏病在歐洲與全世界繼續在減少而沾沾自喜,想說服國人,官方反而不去強調人家歐洲各國做了多少嚴格措施,防範與投資,教育多少人民真相,才得到這樣的成果,台灣目前有資格享受先進國家的成果嗎?在這方面與歐盟比較,美國做得很差,還想帶壞我們政府官員與亞洲各國,只是為了賣更多的牛肉。        

1996年被證明新型庫賈氏病與食用狂牛病的牛肉有關,發表在Lancet雜誌。它是經由淋巴球運送到淋巴組織與腦部。接著牛隻海綿樣腦症診斷流程開始有國際性共識,作為確定狂牛症之標準準則。狂牛症與新型庫賈氏症的病原性普利昂,會使身體內的正常普利昂變成病原性普利昂,以一變二、二變四、四變八的「等比級數」不斷增長,同時被感染的宿主並不會有任何的炎性反應。不知情的受感染者,腦組織會被異常蛋白一點一點的啃噬,變成像海綿一樣而不自覺,直到發病、快速死亡,還可能被誤判是阿茲海默症、老人失智症即使只吃到一塊受污染的牛肉或牛內臟,病原性普利昂就會像「冬蟲夏草」或「異形」一樣潛伏在人體不斷把正常普利昂變成病原性普利昂!        

 2002年,因為發現普利昂蛋白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1997)Stanley B. Prusiner,就在老鼠的肌肉發現了普利昂蛋白,打破動物肌肉不會含有狂牛症病原的迷思。日本更在2006年就在沒有任何病症的受感染牛隻的腦脊髓以外周邊神經組織中,發現狂牛症病原2008年,日本又在牛的舌頭和骨骼肌(就是我們吃的牛舌和牛肉)所含的神經組織中檢驗出了狂牛症病原!        

 另外,截至2008年為止,已經有4個人不是因為吃了狂牛症的病牛肉而得病死亡,而是因為接受「輸血」!甚至英國還有一位沒有新型庫賈氏症的血友病患者,在其死後解剖中,證實他也因為接受輸血而被狂牛症病原感染了!因此,直到現在,英國的衛生部還是要求曾在1980年後於英國接受輸血的民眾,不要捐血、捐器官、捐身體組織、捐精卵甚至捐母乳!        

 就算你不吃受污染的牛肉,全體國民仍要暴露在因接受輸血、器官移植、外科手術甚至牙科治療而成為狂牛症病原帶原者的風險,甚至因為懷孕與生產而將病原傳給下一代!        

 這種傳染原很特別,用一般的消毒方法並不能有效地消毒。一般導致傳染病的細菌、黴菌與病毒都有DNARNA等核酸,用紫外線與消毒鍋可殺滅。但牛與人海綿樣腦症的普利昂 (prion)變性蛋白質沒有核酸,傳統消毒方法除不掉它,罹患海綿樣腦症的人腦或動物的腦,死後埋在地下,附近的泥土,還是會有感染性。所以狂牛症的變性蛋白質進入國境,就是長期潛伏威脅,通常風險評估並未把此威脅的持續性列入考慮的。 

引用自「陳教授部落格-從神經醫學到社會參與」http://tw.myblog.yahoo.com/neuron-neuron/archive?l=f&id=6

創作者介紹

奧布陳仔的大聲公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