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官網:http://www.deafsports.org.tw/news/97/news-03.htm

 


 

以體育爭取平等── 誌申辦以及籌辦2009年聽障奧運會的歷程

 

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動協會秘書長暨2009年台北聽障奧林匹克 運動會籌備委員會 基金會創會董事長趙玉平 寫於德國法蘭克福

 

 

1、本協會於2000年舉辦亞太聽障運動會期間,邀請國際聽障體育總會(ICSD)來台召開年度執行委員會會議,由於本會在大會籌備與接待服務各方面均達完善的境界,獲得當時主席LOVETT JOHN的讚賞與肯定,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本會具備承辦聽障奧運會的能力,積極鼓勵本會申辦2009年聽障奧運會。次年,2001年羅馬聽障奧運會期間,基於義大利主辦單位的表現令人失望,相對地眾多國家代表隊懷念2000年在台北參賽時的美好時光,主席特別於百忙當中數度與本人深談,期待借重本人在台北亞太運動會成功的經驗,主辦2009聽障奧運,以利重建各國對聽障奧運會的信心。

 

2、自羅馬返國之後,本人即著手進行整體規劃工作,並於2002年3月時提報整體計畫書與申辦申請書向行政院體育委員會正式提出申請,旋即獲得同意。之後依據聽障奧運會規章向國家體育主管機關(即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國家奧會(即中華奧會)與主辦城市(即台北市政府)申請提供同意申辦證明。體委會與中華奧會均以樂觀其成的態度迅速提供同意文件,唯有台北市政府以此一賽會總預算5億元過鉅,認為足以舉辦10次國際龍舟節為由而興趣缺缺,遲不願提供向ICSD申辦所需文件。本人眼見申辦截止時日(2002年6月30日)將屆,復以主席多次來函催請儘速提出申請,只好經由本會名譽理事長紀政協助,找到當時正與馬英九市長競選台北市長的民進黨提名人李應元先生,獲其公開表示支持。此一行動刺激台北市政府由消極面對轉為積極回應,但是,此時已經逾越申辦截止時日了,經與ICSD聯繫之後,得知尚無任何國家城市提出申辦申請,於是繼續與市政府交涉。然而,市政府仍對預算規模以及來源頗為在意,經由教育局與本人會商之後,為求順利取得市府的同意文件,本人乃依照市府的要求,忍痛做了兩點重大讓步:第一、同意預算規模由5億元劇減為1.5億元;第二、同意預算由本會、行政院體育委員會與台北市政府各負擔三分之一。作此讓步之後,始與市府達成協議,艱苦地取得同意文件,並於2002年8月向ICSD提出申請。

 

3、ICSD主席於收到中華台北的申請案之後,來函表示歡迎,但也為台北惋惜。因為行動最早的中華台北原本可以成為唯一的申辦國,可以在毫不費吹灰之力即獲得主辦權,但是在我們逾越申辦截止之日後,後發而先至的希臘雅典也送件了,演變成兩個城市的競爭。雅典為2004年奧運與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即殘障奧運)的雙重主辦國,國際號召力與賽會主辦實力強勁,中華台北實在毫無競爭的優勢。然事已至此,本人別無選擇,只好全力備戰,盡人事而聽天命。當年11月,主席依照聽障奧運規章來台勘查,所需經費皆由體委會補助。主席在台期間,本人安排晉見陳總統水扁,拜會體委會林主委德福、內政部余部長政憲、教育部吳次長鐵城以及台北市政府白副市長秀雄,並接受中華奧會黃主席大洲的晚宴款待。所到之處都讓主席深深感受到台灣政府高層全力支持的態度,雖然在競賽場館設施方面我們獲得的評價不高,但主席人對本人的團隊寄予厚望,認為我們的熱情與經驗可以弭補硬體建設的不足。

 

4、主席離台之後轉赴雅典勘查,確立2009聽障奧運會由中華台北和希臘雅典雙雄相爭之局。為求申辦成功,體委會主動全額補助相關經費,供本會編製文宣品,以利向ICSD會員國爭取支持。本會特成立文宣小組,由本人指揮並負責文案工作,成員計有負責美編的湯金蓮和賴銘輝,以及負責英文翻譯的張希斌,我們準備以ICSD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精采前置作業方式,將我們最有利的一面呈現在ICSD官員以及全體會員國的面前。

 

5、2003年年初前往瑞典出席ICSD會員大會,接受嚴格檢驗的時間終於到來。在出國之前,台北市政府由劉寶貴副秘書長召開會議,確定台北市政府也會由白秀雄副市長率領數名業務人員與我們同往瑞典,但表示出國申辦的相關費用無法給予補助,市府只負責市府人員的出國費用;本會人員出國以及文宣所需費用則必須由本會自籌。由於先前本人已經獲得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同意全額補助申辦費用,故對市府關於經費上的決策,本人並不在意。

 

6 為求順利取得主辦權,本人利用私人關係,發函給ICSD全體會員國之聽障體育團體負責人,以及全體技術委員,向他們爭取支持,獲得積極的回應。然而有不少國家對我們提出種種質疑,因為中華台北在ICSD體系當中,還只是剛剛入會的新生兒(1991年入會),無法與其它擁有數十年會齡的國家會員相提並論,特別是希臘;更何況希臘雅典是2004年奧運與帕運的雙重主辦國,擁有全球最頂尖的運動場館以及具備實際經驗而非學院派的賽會管理專家,我們拿什麼來與他們競爭?最重要的一點是,ICSD會員國當中有一半在歐洲,基於歷史的情感以及地理的便利(也意味經費負擔的減輕),2005年聽障奧運遠在南半球的墨爾本舉辦,經費的壓力已經讓他們苦不堪言,他們絕不樂見下屆聽障奧運又在歐洲以外地區舉辦,以免再度自討苦吃,故而他們必定會是希臘雅典最忠實的票倉。儘管我們所得到的回應如此地不樂觀,但我們文宣團隊仍然依照既定計畫和步驟進行規劃與準備,我們以聽障者自己辦聽障奧運以及賓至如歸的接待服務為訴求,所有準備均以這個主軸出發,我本人深信這是我們的優勢,希臘雅典絕對無法在這方面超越我們。2000年台北亞太聽障運動會成功的例子讓我信心滿滿。

 

7、決戰的時日終於到了,我們團隊攜帶重達500公斤的文宣品以及紀念品抵達冰天雪地的瑞典北方小鎮Sundsvall。抵達之後很訝異來自亞太地區的國家只有澳洲、日本和我們中華台北,其餘除了美國和加拿大之外,清一色來自歐洲,更糟糕的是,我們最強力的支持者──ICSD主席在此時病倒,無法親自主持大會,我們似乎只能看著希臘得意洋洋的準備高奏凱歌。(當時,ICSD公佈的訊息是主席感染風寒,依照醫生指示臥床靜養,其實那時他已經罹患血癌,恐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因為發現過晚,他終於在當年10月與世長辭。)情勢雖然如此惡劣,但我們團隊仍依照計劃進行拉票工作。首先由賴銘輝在會場之外架設宣傳攤位,展示各種文宣品,湯金蓮更在攤位上現常揮毫,製作極富中國風格的團扇,免費贈送各國會議代表,他們兩人的聯手出擊,成功地為我們打響第一砲。自以為2009年聽障奧運會垂手可得的希臘雅典見到台北攤位上擠滿人潮,也被迫跟進架設攤位,但因為是倉促架設,遠不如台北攤位的美觀與吸人。其他團員如紀政、陳志和和丁安華則在攤位上辛勤招呼各國代表,細心回應他們的種種問題。投票表決的前一天晚上,我們申辦團宴請各國代表以及ICSD高層,並利用時機進行簡報。晚宴所需經費皆由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專案補助款支應。外交部駐瑞典代表曾慶源以及由白秀雄副市長領隊的市府人員也出席了晚宴。那晚我們給予全體參與者一個非常美好的願景,隔天大會公佈的採訪訊息,受訪的四個國家代表中竟有三個支持台北,這個消息為注入了強心針,全體團員們接興奮不已,準備迎接勝利的到來。

 

8、票決當天十分緊張,本人代表台北申辦團上台進行簡報,強調台北將由聽障者主導而由聽人協助的模式辦理2009年聽障奧運,讓全球聽障者同感驕傲、同享榮耀,獲得全場代表掌舞肯定。接下來輪由雅典簡報,主持人雖然是體育部的高官,也是2004年雅典奧運籌委會的重要官員,無奈他是聽人,無法獲得各國代表的共鳴,以口語簡報的方式更令重視聽障文化與自主的各國代表大失所望,終於台北以52票對32票的懸殊比數大勝,為台灣爭取到有史以來第一個奧運主辦權。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