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歌詞譯者:奧斯不來陳 

When you get caught in the rain with no where to run

當你陷在雨中,無處可逃

When you're distraught and in pain without anyone

當你煩躁心傷,沒人在身旁

When you keep crying out to be saved

當你不停哭喊,渴求救贖

But nobody comes and you feel so far away

但沒人出現,覺得世界離自己好遙遠

 

That you just can't find your way home

遍尋不著回家的路 

You can get there alone

你可以自己到達那裡

It's okay, what you say is

可以的,你得這麼告訴自己  

 

I can make it through the rain

我可以穿越滂沱大雨

I can stand up once again on my own

靠自己,我可以再度站起

And I know that I'm strong enough to mend

我知道自己夠堅強,可以將傷痛撫去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這樣一個女人、這麼一個母親,會被中華民國政府指控為恐怖分子、拒絕她入境?

什麼樣的人會被稱作恐怖分子?

究竟誰才是恐怖分子?

延伸閱讀:誰是恐怖分子 -- 超克藍綠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感謝小黃學妹傳了這麼富有教育意義的影片給我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描述《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片末

Algren上尉與武士領袖Katsumoto的最後出征前夕

敵人是擁有榴彈砲和機關槍,且人數遠勝於武士的現代化日軍

兩人打算藉由犧牲性命,重燃消逝中的武士道之魂

 

「生活在晦暗的時代,絕不能懦弱的活著、窩囊的死去」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總統定罪,台灣民眾看法兩極

譯者:奧斯不來陳

 

陳前總統的支持者宣稱該判決是出於政治動機。 


記者 Cindy Sui 報導
BBC新聞網, 台北 

 

綜觀台灣,對於台北地方法院以貪汙罪判處前總統陳水扁終身監禁一事,輿論眾說紛紜。 

不過──根據分析家指出──至少有件事情是確定的,那就是法庭對於扁案的嚴峻處刑,將會加深台灣目前掌權的國民黨,以及主要反對黨民進黨之間存在已久的敵意。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徐永明指出:「判決之重超出了原先的預期,而導致的結果就是藍營(國民黨)與綠營(民進黨)之間的對抗,將會比過去更加嚴重。」

該案自從200811月──陳水扁遭到逮捕那一刻,就已經吸引了台灣2300萬國民的注意。

 

 陳水扁做錯了事情,所以他應該要承認錯誤,特別是在他拿走了這麼多錢之後。 

Lee Hao-ping
台北居民

在台灣短暫的民主歷史中,陳水扁案可說是空前絕後。

第一位來自反對黨的總統,陳前總統曾經誓言根除過去一黨獨大體制下的腐敗景況,但日後卻被以貪汙罪名起訴。

台灣一般大眾對於該案的處理方式,有許多不同的看法。

當多數人認為在陳前總統被起訴的罪名中──包括侵占國務機要費(embezzling from a special state affairs fund for the president)、收受賄賂(accepting bribes),以及洗錢(money laundering)──至少有幾項為真時,仍然有許多人相信陳水扁案的審理過程,乃是反映了台灣的政治,而非出於司法系統的運作。

「扁案與政治有所關聯。」台北居民Tseng You-yi表示:「他們必須將陳水扁關進大牢,他是民進黨的領導人物,而國民黨並不希望民進黨再次崛起。」

陳水扁的支持者──包括那些不認同自從1949年國共內戰後,由中國來到台灣的國民黨的舊住民(long-time Taiwanese)──相信本案只不過是單純的政治報復。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篇文章轉載自超克藍綠: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76950

  


 

不論是療癒一個曾飽受刑求的國家、征服愛滋病侵襲、統一歐洲、刺激拉丁美洲,抑或是捧中國的LP,這幾位國家元首在在向世人證明,他們絕對具有足以改變世界的才幹與膽識。

 

先來看鎖碼版...

  (中央社記者李佳霏台北6日電)發行全美雜誌「mental_floss」最新一期報導,將總統馬英九列為全球五大最具膽識領袖;台灣面對全球金融海嘯衝擊,因馬總統的機智及改善兩岸關係,使經濟前景變好。

與馬總統並列為五大全球最具膽識領袖的還有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巴西總統魯拉(Luis InacioLula da Silva)與智利總統巴舍萊(MichelleBachelet)。

報導以「機智的重要-台灣總統馬英九」為標題,以兩頁篇幅介紹馬總統。導言強調,近年全球經濟不景氣,對台灣衝擊甚深,「連太陽都被遮蔽了」,但台灣最近幾個月來經濟前景變好,最大的因素就在於馬總統。

報導用有趣的方式比喻兩岸關係,認為兩岸關係就像夫妻一樣,這對夫妻不願和解卻無法離婚,台灣和中國沒有人願意低頭接受對方的和解條件,而離婚的結果卻會導致戰爭;報導形容馬總統上任後大幅改善兩岸關係,就像是「全球最佳的婚姻顧問」。

報導簡要敘述馬總統的成長歷程,包括馬總統父親教誨嚴格,從小飽讀中國古籍、勤練書法,並擁有美國紐約大學法律碩士、美國哈佛大學法律博士學位,學成歸國便成為故總統蔣經國的秘書。

報導說,2000年至2008年民進黨執政時期,兩岸關係惡化,台美關係也變差,但馬總統上任後,兩岸關係幾乎是「馬上變好」,相關例證包括兩岸復談及簽署多項協議、開放中資來台、實現兩岸直航與全面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等措施。

報導並指出,台灣要在短時間中與對岸彌補關係,不是這麼簡單,但憑藉馬總統的機智,兩岸不僅成功降低敵意,也重建台美互信,外資更認為台灣投資環境趨向安全,因此,儘管馬總統上台後不久就遇到全球經濟衰退,但因為兩岸關係的發展,台灣現在走向經濟復甦道路。

「mental_floss」雜誌是雙月刊,屬於綜合性雜誌,善於用簡單的表述方式讓讀者掌握政治、財經、健康等各領域的全球性議題。980906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文引用自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官網:http://www.deafsports.org.tw/news/97/news-03.htm

 


 

以體育爭取平等── 誌申辦以及籌辦2009年聽障奧運會的歷程

 

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動協會秘書長暨2009年台北聽障奧林匹克 運動會籌備委員會 基金會創會董事長趙玉平 寫於德國法蘭克福

 

 

1、本協會於2000年舉辦亞太聽障運動會期間,邀請國際聽障體育總會(ICSD)來台召開年度執行委員會會議,由於本會在大會籌備與接待服務各方面均達完善的境界,獲得當時主席LOVETT JOHN的讚賞與肯定,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本會具備承辦聽障奧運會的能力,積極鼓勵本會申辦2009年聽障奧運會。次年,2001年羅馬聽障奧運會期間,基於義大利主辦單位的表現令人失望,相對地眾多國家代表隊懷念2000年在台北參賽時的美好時光,主席特別於百忙當中數度與本人深談,期待借重本人在台北亞太運動會成功的經驗,主辦2009聽障奧運,以利重建各國對聽障奧運會的信心。

 

2、自羅馬返國之後,本人即著手進行整體規劃工作,並於2002年3月時提報整體計畫書與申辦申請書向行政院體育委員會正式提出申請,旋即獲得同意。之後依據聽障奧運會規章向國家體育主管機關(即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國家奧會(即中華奧會)與主辦城市(即台北市政府)申請提供同意申辦證明。體委會與中華奧會均以樂觀其成的態度迅速提供同意文件,唯有台北市政府以此一賽會總預算5億元過鉅,認為足以舉辦10次國際龍舟節為由而興趣缺缺,遲不願提供向ICSD申辦所需文件。本人眼見申辦截止時日(2002年6月30日)將屆,復以主席多次來函催請儘速提出申請,只好經由本會名譽理事長紀政協助,找到當時正與馬英九市長競選台北市長的民進黨提名人李應元先生,獲其公開表示支持。此一行動刺激台北市政府由消極面對轉為積極回應,但是,此時已經逾越申辦截止時日了,經與ICSD聯繫之後,得知尚無任何國家城市提出申辦申請,於是繼續與市政府交涉。然而,市政府仍對預算規模以及來源頗為在意,經由教育局與本人會商之後,為求順利取得市府的同意文件,本人乃依照市府的要求,忍痛做了兩點重大讓步:第一、同意預算規模由5億元劇減為1.5億元;第二、同意預算由本會、行政院體育委員會與台北市政府各負擔三分之一。作此讓步之後,始與市府達成協議,艱苦地取得同意文件,並於2002年8月向ICSD提出申請。

 

3、ICSD主席於收到中華台北的申請案之後,來函表示歡迎,但也為台北惋惜。因為行動最早的中華台北原本可以成為唯一的申辦國,可以在毫不費吹灰之力即獲得主辦權,但是在我們逾越申辦截止之日後,後發而先至的希臘雅典也送件了,演變成兩個城市的競爭。雅典為2004年奧運與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即殘障奧運)的雙重主辦國,國際號召力與賽會主辦實力強勁,中華台北實在毫無競爭的優勢。然事已至此,本人別無選擇,只好全力備戰,盡人事而聽天命。當年11月,主席依照聽障奧運規章來台勘查,所需經費皆由體委會補助。主席在台期間,本人安排晉見陳總統水扁,拜會體委會林主委德福、內政部余部長政憲、教育部吳次長鐵城以及台北市政府白副市長秀雄,並接受中華奧會黃主席大洲的晚宴款待。所到之處都讓主席深深感受到台灣政府高層全力支持的態度,雖然在競賽場館設施方面我們獲得的評價不高,但主席人對本人的團隊寄予厚望,認為我們的熱情與經驗可以弭補硬體建設的不足。

 

4、主席離台之後轉赴雅典勘查,確立2009聽障奧運會由中華台北和希臘雅典雙雄相爭之局。為求申辦成功,體委會主動全額補助相關經費,供本會編製文宣品,以利向ICSD會員國爭取支持。本會特成立文宣小組,由本人指揮並負責文案工作,成員計有負責美編的湯金蓮和賴銘輝,以及負責英文翻譯的張希斌,我們準備以ICSD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精采前置作業方式,將我們最有利的一面呈現在ICSD官員以及全體會員國的面前。

 

5、2003年年初前往瑞典出席ICSD會員大會,接受嚴格檢驗的時間終於到來。在出國之前,台北市政府由劉寶貴副秘書長召開會議,確定台北市政府也會由白秀雄副市長率領數名業務人員與我們同往瑞典,但表示出國申辦的相關費用無法給予補助,市府只負責市府人員的出國費用;本會人員出國以及文宣所需費用則必須由本會自籌。由於先前本人已經獲得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同意全額補助申辦費用,故對市府關於經費上的決策,本人並不在意。

 

6 為求順利取得主辦權,本人利用私人關係,發函給ICSD全體會員國之聽障體育團體負責人,以及全體技術委員,向他們爭取支持,獲得積極的回應。然而有不少國家對我們提出種種質疑,因為中華台北在ICSD體系當中,還只是剛剛入會的新生兒(1991年入會),無法與其它擁有數十年會齡的國家會員相提並論,特別是希臘;更何況希臘雅典是2004年奧運與帕運的雙重主辦國,擁有全球最頂尖的運動場館以及具備實際經驗而非學院派的賽會管理專家,我們拿什麼來與他們競爭?最重要的一點是,ICSD會員國當中有一半在歐洲,基於歷史的情感以及地理的便利(也意味經費負擔的減輕),2005年聽障奧運遠在南半球的墨爾本舉辦,經費的壓力已經讓他們苦不堪言,他們絕不樂見下屆聽障奧運又在歐洲以外地區舉辦,以免再度自討苦吃,故而他們必定會是希臘雅典最忠實的票倉。儘管我們所得到的回應如此地不樂觀,但我們文宣團隊仍然依照既定計畫和步驟進行規劃與準備,我們以聽障者自己辦聽障奧運以及賓至如歸的接待服務為訴求,所有準備均以這個主軸出發,我本人深信這是我們的優勢,希臘雅典絕對無法在這方面超越我們。2000年台北亞太聽障運動會成功的例子讓我信心滿滿。

 

7、決戰的時日終於到了,我們團隊攜帶重達500公斤的文宣品以及紀念品抵達冰天雪地的瑞典北方小鎮Sundsvall。抵達之後很訝異來自亞太地區的國家只有澳洲、日本和我們中華台北,其餘除了美國和加拿大之外,清一色來自歐洲,更糟糕的是,我們最強力的支持者──ICSD主席在此時病倒,無法親自主持大會,我們似乎只能看著希臘得意洋洋的準備高奏凱歌。(當時,ICSD公佈的訊息是主席感染風寒,依照醫生指示臥床靜養,其實那時他已經罹患血癌,恐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因為發現過晚,他終於在當年10月與世長辭。)情勢雖然如此惡劣,但我們團隊仍依照計劃進行拉票工作。首先由賴銘輝在會場之外架設宣傳攤位,展示各種文宣品,湯金蓮更在攤位上現常揮毫,製作極富中國風格的團扇,免費贈送各國會議代表,他們兩人的聯手出擊,成功地為我們打響第一砲。自以為2009年聽障奧運會垂手可得的希臘雅典見到台北攤位上擠滿人潮,也被迫跟進架設攤位,但因為是倉促架設,遠不如台北攤位的美觀與吸人。其他團員如紀政、陳志和和丁安華則在攤位上辛勤招呼各國代表,細心回應他們的種種問題。投票表決的前一天晚上,我們申辦團宴請各國代表以及ICSD高層,並利用時機進行簡報。晚宴所需經費皆由行政院體育委員會專案補助款支應。外交部駐瑞典代表曾慶源以及由白秀雄副市長領隊的市府人員也出席了晚宴。那晚我們給予全體參與者一個非常美好的願景,隔天大會公佈的採訪訊息,受訪的四個國家代表中竟有三個支持台北,這個消息為注入了強心針,全體團員們接興奮不已,準備迎接勝利的到來。

 

8、票決當天十分緊張,本人代表台北申辦團上台進行簡報,強調台北將由聽障者主導而由聽人協助的模式辦理2009年聽障奧運,讓全球聽障者同感驕傲、同享榮耀,獲得全場代表掌舞肯定。接下來輪由雅典簡報,主持人雖然是體育部的高官,也是2004年雅典奧運籌委會的重要官員,無奈他是聽人,無法獲得各國代表的共鳴,以口語簡報的方式更令重視聽障文化與自主的各國代表大失所望,終於台北以52票對32票的懸殊比數大勝,為台灣爭取到有史以來第一個奧運主辦權。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社論-拋開政治算計,盡快修補兩岸關係

       2009-09-02

       中國時報

       【本報訊】

     船過,不會水無痕。達賴喇嘛應高雄市長陳菊之邀,來台為八八災民祈福。綠營的算盤本想是給馬總統一個燙手的政治山芋,讓救災滿頭包的馬政府雪上加霜,沒想到操作斧鑿太深,讓災區其他民選首長淪為跑龍套不說,主場變成是陳菊的政治秀,這一點連綠營內部都有雜音;藍營方面則是喜孜孜的認為同意達賴來訪,既可為馬英九去年婉拒達賴訪台解套,更為民意低落的劉內閣解壓,絲毫未體認得來不易的兩岸關係正陷入緊張,苦心經營的高層重建的互信業已一夕動搖,這些後座力,此刻的馬政府都得認真面對。

 

  奧說:何謂「得來不易的兩岸關係」,莫非是指中國在2005314日通過的──賦予中國武力侵台法理根據的《反分裂國家法》?何謂「苦心經營的高層重建的互信」,究竟是如何經營、藉由什麼方式來經營?而所謂的高層又是指哪些人?

  我會十分感激能替我解答這些問題的人,因為我真的是越看越霧煞煞。

 

     西藏一直是北京最介意、最敏感、也是在國際社會中最無法妥協的議題。往昔達賴出訪各國,只要是國家領導人接見者,事後無不遭到北京嚴厲的報復,這可謂是中國立場最強硬的政策。台灣問題,同樣是大陸無法動搖的底線,儘管基於兩岸關係的特殊性,北京當局這幾年在做法與風格上改變甚多,但一旦是台灣問題碰上西藏問題,其複雜程度,遠遠超過台灣能有的想像,因此,馬政府千萬不要以為北京為了維繫馬政權於不墜,可能在達賴訪台事件上有所退讓,質言之,這個問題已不是馬政府藉特使溝通就能私了的。

 

  奧說:最近媒體上常常出現這種邏輯:「達賴造訪台灣,中國為此報復台灣,所以台灣人應該拒絕達賴來台,並譴責邀請達賴來台的人。」似乎還挺合情合理的,對不?

  可是先讓我們釐清達賴、中國、台灣的性質:「達賴,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數不清違反人權紀錄的獨裁國家。台灣,於1996年首次舉行總統直選的民主國家。」接著再把上述性質套入媒體所使用的邏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造訪民主國家、獨裁國家為此報復民主國家,所以民主國家人民應該拒絕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出訪,並譴責邀請他來訪的人。」

  天哪!一個民主國家居然屈服於一個獨裁國家,並且與獨裁國家共同抵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譴責邀請他來訪的人士,這還算是哪門子的民主國家?這根本只是獨裁國家的幫兇罷了!

 

     媒體報導若干對台灣熟悉且向例溫和的涉台官員,談起馬英九拍板接受達賴來訪,曾滿懷遺憾和怨氣地說,「你們有內部的政治需求,我們也有我們的政治需求啊!」的確,兩岸開放交流這廿多年來,大陸內部對台灣政策始終都有鷹派、鴿派,從李登輝到陳水扁,鴿派一路吃癟,悶了這麼些年,政黨再輪替,北京換了套作法,鴿派當道,一切軟調先行,像急行軍般地在這一年半多,釋出前所未有的善意與對台利多,所為何來?台灣部分人士的說法叫「統戰」,講穿了就是要改變台灣人民對中共政權的看法,要把「不統」的氣氛轉化為「不獨」,連時間表也不多談,政策上積極,態度上和緩,台灣要振興經濟,北京政策令下,從觀光客到對台採購,一律列為最優先項目,台灣也的確因此獲利,並在全球金融海嘯的風暴中,相對受創不那麼嚴重,並漸次復甦中。

 

  奧說:由於中國幫忙,所以台灣經濟「相對受創不那麼嚴重」?那為什麼在622日所出刊的知名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所製作的全球失業率排行榜上,台灣會金榜題名、榮登第六名?而且中國憑什麼要幫忙台灣?中國真的有餘力幫忙台灣嗎(註1)

 

     沒想到,這趟達賴來訪卻整個打亂了兩岸交流的節奏和步調,馬政府難道辨識不出其後果嗎?事實上,在達賴訪台前夕,總統府高層密商的五個小時中,與會黨政要員意見紛歧,唯一相同的是,民選出身者一律主張應該同意,非民選者則縝密認為此時不宜,宜與不宜的考量很簡單:政治利害和選舉算計。

 

     台灣民眾應該清楚,這一年半多的經濟復甦,大陸市場是無法忽視的重要因素。政客們有選舉需求,民眾卻有最實際的經濟需求,多數民意不認可綠營拿達賴消費災難,同樣也不會認可藍營拿達賴做為政治舒壓的工具。包括達賴本人,因為來台祈福,所到之處總遭到嗆聲,衣食住行都能成為異議者作文章的題材,迥異於他出訪各國所受到的禮遇,孰令致之?台灣讓一位國際敬重的宗教領袖碰上這樣為難的處境,尷尬的豈只是達賴而已。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