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多麼自私自利的陳菊

 

【聯合報黑白集】

2009.08.31 06:39 am

 

 

 多麼自私自利的陳菊。五月,她為了世運登陸訪問,換來北京給世運的高度捧場;現在,她又發動達賴來台禳災祈福,則被大陸方面指為「包藏禍心」。好一個陳菊,將北京和達賴都當成了她的政治籌碼!

   奧說:身為2009年世界運動會主辦城市市長,前往其他國家展開宣傳,我實在不懂這麼做究竟有何不妥。

  為什麼在達賴造訪歐洲各國、美國等民主國家時,他都會受到盛大的歡迎?又為什麼如此受到諸多民主國家人民敬重的達賴一來到台灣,中國會如此過敏、指稱邀請達賴來台的人包藏禍心?原因是由於達賴試圖讓西藏(Tibet)獨立嗎?我想這個原因只不過是個藉口罷了。

  西藏(Tibet)在1950年10月7日,由軍官王其美率領的四萬餘名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軍攻進昌都以前,都是個獨立的國家。而對於1951年5月23日中國政府與西藏代表團所簽署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達賴甚至還在1954年中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表示贊同:「要在中央人民政府的領導下,在各族人民幫助下,逐步把西藏建設成為繁榮幸福的地方。」

  不過達賴當年此一決定的後果,卻使得他自己在1959年被迫離鄉背井逃往印度,而他的西藏同胞們則在1966年展開、為期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中,經歷了兒女批鬥父母的悲愴、紅衛兵搗毀古老寺廟的哀戚。


連高雄縣政府的官員都說:「陳菊此舉政治計算太過明顯,有時聰明反被聰明誤!」

  奧說:這位官員該不會是姓「據」吧?


國家花了逾一百億的稅金,給陳菊辦了一場風風光光的世運會,連北京也給足了陳菊面子;現在,聽奧即將開幕,卻因陳菊邀來達賴,而傳出北京方面可能要打折扣。試問:倘若高雄世運現在仍未開幕,難道陳菊會請達賴來「祈福」?過河拆橋,真是何其自私自利!

  奧說:國內城市接辦國際重要賽事,中央、地方同心協力為國爭光,這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何況體委會在2009年4月1號發布的新聞稿稱中央挹注世運會經費約88億元,怎麼突然變成100億了?

  在看到中國隊於世運會開幕和閉幕都沒出席這些鏡頭之後,要相信中國北京當局有給世運會面子還真的有些困難。

  而關於此段提出的問題:「倘若高雄世運現在仍未開幕,難道陳菊會請達賴來祈福?」,我建議聯合報可以直接專訪陳菊、講個明白。


陳菊把「達賴為水災祈福」當做她的政治舞台,謂要「救災重建」;她卻看不到十餘年來毀壞成幾同廢墟的兩岸關係,亦待「救災重建」。陳菊在兩個月前剛剛漂亮地在世運擺平了她的「兩岸關係」,如今卻以邀訪達賴而無情地摧毀了整個國家的「兩岸關係」。這又是何其自私自利?

  奧說:這一段真是太神奇了,讓我也想問問坐在螢幕前的您們,為什麼邀請達賴來台會破壞中台兩國關係呢?為什麼受到歐美許多民主國家推崇的達賴喇嘛在來到台灣之後,會被中國和聯合報批為「破壞兩岸關係」、「包藏禍心」呢?

  答案即為中國本來就是個獨裁國家,而西藏則是其在1951年納入版圖的土地,中國政府當然會抵制希望西藏恢復獨立的達賴喇嘛,阻止他在國際社會上宣傳理念、發揮人道精神。
  話至此,中國政府會批評達賴和邀請他來台的人,其原因再明顯不過了。

  那麼身在民主台灣的聯合報社,怎麼可以和獨裁國家站在同一陣線、口徑一致呢?莫非聯合報社是個支持獨裁國家的報社嗎?真相有時就是如此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德國猶太裔的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曾經說過:「不論是黑手黨、SS(納粹黨衛軍),或者其他犯罪或政治組織的成員,當他們為自己的罪行辯解時,往往辯稱自己只是一個小齒輪,全心全意為上級的命令效力。其他人若處於相同的處境,也會作一樣的事。」

  這種「齒輪理論」(cog-theory)可以導出一套對其罪行的合理化說詞:「每一種組織皆要求效忠上級的命令與國家的法律。效忠是最高的政治德行。沒有這種忠誠,政治體就不可能存續。良知的自由不能毫無限制,一旦無所限制,良知的自由將危害每一種組織性的共同體。」

  當我們奉行「多數人的決定」、遵從「國家的法律」時,同時也放棄了自己的良知、並改以服從為第一優先。
  而在團體中的所謂「團體意識」,實則為掌權者之意識,因為所有的團體成員都必須以效忠為最高價值,即效忠、服從團體中掌權者之意願。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男:「嫁給我吧。」

女:「我們有能力結婚嗎?」

男:「妳要相信我,我很愛妳。」

女:「可是我們真的有能力結婚嗎?」

男:「俗話說:『成家立業』,先成家、後立業,不然妳可以去問妳爸媽看看」

 


 

一個不願證明自身言行真假的人,會採取兩種方式來迴避證明。

第一種方式,就是將事實化約為心理層次。
拒絕將自己的「具體行為」帶到光亮處、接受公評,並以模稜兩可的表達方式來模糊焦點。

第二種方式,即為訴諸權威,替自身言行背書。

當某人以此兩種方式迴避證明時,即可合理懷疑其背後是否有不可告人之密。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的判斷,決定了我們的行為

我們的行為,決定了我們的命運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09年8月13,離8月7莫拉克颱風來襲已經第7天。

 

     高雄往屏東的區間車載著我們一行四人正駛過橫跨高屏溪的鐵道,我們正要前往林邊鄉協助災民清理埋在泥濘中的殘破家園。

7天了,四處竄流的河水已經平息了許多,一旁的董老師凝視著車窗外的高屏溪河床,以及涓流於上的寥寥細水,自道:「河床多寬,就代表溪水暴漲時河面多寬。」,隨即陷入沉思。

這時我正在翻閱報紙,隨手打開A版的「八八水災˙莫拉克颱風」的專輯報導,瞥見報上以斗大字體打出「災民爬回家,小林村剩泥巴

我在心裡嘀咕著:「嗯,好像挺嚴重的。」

 

        二十分鐘後,我們走出屏東火車站,搭上已等候多時的高底盤休旅車。

 

車子發動啟程,金山兄──也就是車主──按下了播放鍵,原住民孩子的純樸童音便從音響中傳出。途中,金山兄談到一名台灣紫斑蝶協會的解說員,直到今天依然失蹤。

        我在心裡喃喃道:「這次好像蠻嚴重的。」

 

    經過四十分鐘,休旅車在新埤國小停下。

 

我看見有六、七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在忙進忙出,當地環保團體「藍色東港溪協會」的成員儷華說:「今天晚上,北部會有八十到九十位民間志工抵達。」,他們正急於打掃教室,幫志工們清出個落腳處。

 

儷華掛掉電話後,說:「我剛聯絡過永樂村的村長了,他們那兒需要人手。」

 

        金山兄的休旅車開過約腳踝高的殘留積水,我們在一間被當作臨時指揮所的廟前下車,廟的四周都還被積水圍繞著;廟的屋簷下,當地居民和警察或穿青蛙裝、或著雨鞋坐在平日聊天泡茶的椅子上稍作休息,每個人身上都沾滿未乾的淤泥和汙水,南台灣的毒辣日光當頭灑下。

「就跟報紙寫的一模一樣。」我想著。

 

        不遠處,有位老伯揮手要我們過去幫忙。

 

        「巷裡的這些泥水必須要清到旁邊,等等山貓要開進來剷除泡水的家具。」老伯指著地面上那層厚約十公分的淤泥說道。

        我和黃老師以及戴先生抓起圓鍬、便往淤泥中挖去,沒想到正要把圓鍬拉起時,卻差點一頭栽進汙泥中,原來那些淤泥在曬過太陽之後,變得黏稠無比。我使勁拔起圓鍬,想把汙泥倒在路旁,可是那汙泥卻硬是黏在上面,奈何我怎麼甩也甩不掉。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本篇文章轉載自超克藍綠: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65047

 

閃靈「銀紙醉, 喧嘩起」.jpg 

  閃靈樂團是台灣最受外國樂迷歡迎的搖滾樂團,日前他們發表MV「鬼縛」,被TVBS報導形容為血腥暴力,說是「燒國民黨旗、砍蔣介石頭」。然而,MV中出現的其實是:地面延燒的火焰中有一面國民黨旗,蔣介石銅像破掉了、頭頸部掉在地上;其中完全沒有焚燒或砍頭的動作,更稱不上血腥暴力~由此可見統派媒體為了醜化反抗者、不惜扭曲事實,其行徑與中國官方媒體如出一輒。
 

  如果觀者對二二八歷史略有了解,看這支MV的感想大概會是:兇手的責任未被釐清、甚至被當成偉人供奉,於是亡魂沒有得到撫慰、悲憤莫名;只有殺人的統治集團不再欺騙壓迫台灣人民、停止對統治者的偶像崇拜,英靈才能不再哀怨、獲得安息。 
 

  說起破裂的塑像,就令人想起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Ulysses’ Gaze」,片中就有被砍掉的列寧像;說到血腥暴力,閃靈的MV更遠不及Alan Parker & Pink Floyd的音樂電影「The Wall」。而前述兩部電影都被視為偉大的經典,因為他們與閃靈一般、都表現了對人民/受害者的關懷;相對的,馬政府卻是在歌頌獨裁者/加害者。

  也有論者批評閃靈對政治的關心,還說「音樂的歸音樂」,這更表現出對音樂的無知。莫札特在歌劇「費加洛婚禮」中嘲諷封建貴族,貝多芬也在許多作品中表達對自由的熱愛,許多歌劇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關心專制統治下受苦的人民,知名音樂劇「悲慘世界」更是如此。

  說到搖滾樂,其發展更是與社會批判緊密扣連,有人說「搖滾樂的精神就是反叛的精神」。就像「鬼縛」悼念二二八英靈,U2的經典作品「Bloody Sunday」則是哀悼「被英國政府軍屠殺的北愛爾蘭人民」,其他許多作品也充滿了對人權的關懷;200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就是頒給U2的主唱Bono(請見17F訪客的更正),以表彰他追求人類民主自由的貢獻~期待有天閃靈也能獲此殊榮。

  相對於「鬼縛」,「中華民國頌」、「中國話」等歌曲更是政治化,然而批評閃靈的人卻不批評劉家昌和SHE。這更說明了批評者的趨炎附勢和雙重標準:只要有利於中國/當權者就是好的、就不算「搞政治」,反之就是不好的、就是「搞政治」。然而,正是為了打壓反抗者/質疑者,統治者才創造了「XX的歸XX、政治的歸政治」這樣的反智語言。因為人民越不關心政治、越像順民,當權者就越可以胡作非為、惡搞貓纜柵湖捷運和ECFA;所以統治者常在各種場域「去政治化」,而「去政治化/不關心政治」正是最保守反智的政治意識形態。

  最後,筆者想再引東西方兩個偉大作家的談話,說明本文論旨。2001耶路撒冷文學獎頒給Susan Sontag,她曾被稱為西方最重要的知識分子,當被詢及「為什麼經常發表對時政的看法?」她回答:「我有一種道德責任感,不只因為我是一個作家,更因為我是一個人。」今年的耶路撒冷文學獎頒給村上春樹,他也在領獎時發表演講「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指出:應該隨時站在人民/弱勢者/受害者這一邊,關心社會、批判體制和當權者。這不但是文學家、音樂家的責任,更是每一有良知個人的責任。

 

 

  許多西方學者把蔣介石與希特勒、史達林並列,視為二十世紀大獨裁者之一,他曾屠殺近十萬台灣人民、也曾直接間接地害死近百萬中國人民;某些論者無視於此,卻指責閃靈樂團血腥暴力,似乎對他們而言:數十萬人民的血肉生命、其重要性不如獨裁者的塑像。屠殺數十萬人民和一個破裂的銅像,哪一個比較血腥暴力?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專訪》中以奧會模式 阻馬出席世運開幕

記者鄒景雯/專訪 

承辦高雄世界運動會讓世界看見台灣的高雄市長陳菊,接受本報專訪時透露,馬英九總統出席世運開幕式並宣布世運開始,中國自始至終都以「奧會模式」對世界運動總會施加壓力、採取反對態度,由於世界運動總會IWGA主席朗佛契Ron Froehlich的堅持,才得以突破。

她同時強調,世運是國際架構,不是兩岸關係,不是馬英九所謂的「互不否認」,台灣的存在是事實,台灣與中國在此平起平坐,不是誰可以否認或不否認的。這次國際奧會副主席豬谷並且稱讚,高雄世運辦得比北京奧運還要成功。

國際奧會稱讚 比北京還成功

問:高雄世運獲得高民調的肯定,妳認為成功的要素是什麼?

陳菊:從二○○四年高雄市長謝長廷、體委會主委林德福主動爭取開始,過程中經歷了許多艱難的歷程,我在選舉時只知道已經成立了世界運動基金會要辦世運,但是內容完全不清楚,真正感受到壓力是上任的第三天,我去世運主場館主持動土,工務團隊簡報時告訴我,這個主場館兩年一個月一定要完成,在高度的時間壓力下,許多設計施工十分耗時,例如八十幾座馬鞍型每座的樣子都不一樣,包括螺旋狀的都有力學的計算,已經不可能更改,我告訴工務單位,我們只有拚,必須全力以赴。

從無到有,我們很幸運,互助營造可能是全台灣最好的營造,他們也有這是拚台灣面子與尊嚴的光榮感,許多困難一一克服。我告訴我們的團隊,這如果有什麼閃失,都是無法交代的,倘若謝長廷爭取到、陳菊執行不力,這怎麼交代?

這次有二十九個場館,有些是從零開始,有些需要修繕,我們沒有採取傳統運動會由單項協會或體育會去辦,而是由學校的校長分別去負責每個賽場,我則追蹤教育局進度,其中短柄牆球的強力玻璃,是在最後倒數十天才從韓國空運來台裝設完成,校長都有很豐沛的行政歷練,對運動的推廣有濃厚興趣,他們做的很完備,真的很好,這是很重要的力量。

第二個力量是我們的志工。這些來自社會局、衛生局、環保局等各類的志工全部集合,經過七十二小時的基本訓練而後在主場館大會師,他們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其中國際菁英的志工,具備不同語言的能力,有些年紀較資深,有些是一家幾口,這些志工的參與在這次非常符合世界運動會的精神,強調友誼、合作、團結。

維安這一塊,劉世芳專任執行長後,由於其在國安會任職的資歷,才逐漸上軌道,今年二月農曆年期間,經由美國在台協會安排,我們前往拜訪美國國土安全部,美國這次幫了很大的忙,日本、以色列等國,在情資上提供了許多交換與合作,確保維安具有很高的難度,但是今天做為一個承辦城市,這被視為是一個基本的能力。

我最感動的是台灣人的熱情,一位法國飛翔翼選手漂離降落,我們的市民自動把他載回會場。國際標準舞在高雄小巨蛋舉行,西班牙籍的會長說他們最多的一次在倫敦是四千名觀眾,就已經很驚人了,這次則是一萬五千人,而且全場咻咻叫,為每個國家的選手加油聲不斷。

台灣人這次在世界運動會上真的是讓全世界刮目相看。每位到高雄的貴賓,一下飛機就有專人專車,志工如同地陪,講西班牙文也通,讓你語言無障礙,這次是第八屆,IWGA朗主席說,從來沒有像這次辦得這麼好。國際奧會副主席豬谷也說,我們辦得比北京奧運好。

赴中宣傳前提 是不拿台胞證

問:世運之前,市長決定到中國行銷世運,在國內引起不同討論,妳的著眼是什麼?

陳︰行銷世運是承辦國家的責任,我們去美國紐約、日本東京之後,要不要去中國北京?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困難的決定,幕僚在內部有兩種不同看法,不去,我最輕鬆,好睡,不必面對壓力,但是台灣應不應該利用這歷史的機會去面對中國是一個國家,台灣有自信展現存在?但是民進黨已經很脆弱,我的作為到底是加分、還是減分?這真是痛苦不堪,也幾度反覆。

去中國,我有幾個條件,第一,我不拿台胞證,第二,我的行程與談話完全公開,我只做與世運有關的事,我也不見與世運無關的人員。

問︰但國民黨發言人說,所謂不拿台胞證,是別人幫妳拿,你還是用台胞證進入,事實為何?

陳︰國民黨說的是海基與海協的兩會模式,我們用的是世運主辦國家城市的身分,台灣給予所有貴賓來台免簽證,中國來這裡的選手也是免簽證,這是一個互相的待遇。對方同意我、副市長李永得、執行長劉世芳三人免持台胞證。

當天到北京,下午就會晤北京市長,對方提到金融海嘯對北京沒什麼影響,我則說金融海嘯讓我們中央政府馬英九總統承受很大壓力,這是個自然的回話,我們在台灣平常就是這樣講。

第二天見中國奧會劉鵬,他是個標準中國共產黨盛氣凌人的口吻,特別提到維安問題,我說這是市長的責任,我保證維安做到滴水不漏,我保護所有國家選手到高雄的安全,包括中國的選手,他讓我感受真是「夭壽臭屁」(傲慢),直到後來晚宴請我們時,他的肌肉才稍微鬆弛,你可以很明顯感覺到三十年後的今天中國官員那種成為大國的氣勢,而我也不能示弱,或被壓下去。

但是國內的壓力卻是無形的大,統獨、藍綠的糾結,非常不容易處理,講氣魄、喊大聲話的時代,對我來說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的努力是要讓台灣的存在在國際被看到,必須讓全世界知道台灣不應該被遺忘,好像視而不見,這也是這次世運必須成功的重要性。

問︰「奧會模式」與國旗的處理如何克服?

陳︰我請劉世芳與IWGA做了很多溝通,奧會模式如果是在比賽的場所,我們不能違背,但是做為一個人權的城市,以及台灣是個自由民主開放的社會,在非比賽的場域,我沒有權力去限制我們的國民不能拿中華民國、台獨、圖博或是法輪功等任何的旗子,我們對IWGA非常清楚的表達立場,同時我也公開宣布只要是以和平的方式,我們歡迎以任何旗子表達政治立場。

馬出席開幕式 未與中國商量

我這次一直有個美夢,大家是不是能用各種不同的方式去結合愛台灣的力量,讓台灣的力量不斷加分、不斷壯大,而不是去比你獨九分、我獨十分,這樣很可惜。我看過很多國家獨立奮鬥的過程,包括在我年輕的時候非常喜歡阿拉法特,全世界流落各地的巴勒斯坦人他們怎麼看待自己漫長的等待,我都很清楚,所以我尊重各種旗子,這就是五彩繽紛。

OskarBri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